30选5开奖走势图|30选5试机号

泰州問政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泰州問政 首頁 文化 泰州文化 泰州學派 查看內容

濃墨重彩的 泰州古代書畫

2019-1-14| 發布者: zw123| 查看: 2832

摘要: 翰墨飄香潤泰州,丹青溢彩傳千秋。泰州書畫歷史悠久,淵源深厚,自唐朝以來就形成了濃郁深厚的藝術遺風。風光旖旎、淡雅從容的泰州,給了書畫家無限的創作靈感。泰州深厚的人文底蘊,也滋養著從泰州走出和生活在此的 ...

翰墨飄香潤泰州,丹青溢彩傳千秋。泰州書畫歷史悠久,淵源深厚,自唐朝以來就形成了濃郁深厚的藝術遺風。

風光旖旎、淡雅從容的泰州,給了書畫家無限的創作靈感。泰州深厚的人文底蘊,也滋養著從泰州走出和生活在此的藝術家們。張懷瓘、胡瑗、唐志契、李鱓、鄭板橋、劉熙載等一長串我們熟悉的書畫大家都出自泰州,再加上旅居或為官泰州的徐鉉、范仲淹、尤袤、任詢、趙孟頫、高鳳翰、吳讓之等,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書畫藝術家群體。他們像一顆顆璀璨的星辰,在中國古代書畫歷史的天空中閃爍著耀眼的光亮。

一部《書斷》

與“唐宋遺真”

泰州書畫開始有了顯赫史跡的時代,是在唐朝。

唐竇氏《述書賦》記曰:“懷瓘,海陵人。”約公元713至766年(唐玄宗開元初年至代宗大歷初年間),被后代稱作的“盛唐”,書法藝術掀開了極為燦爛的一頁,書法理論研究也出現了新的氣象,張懷瓘就是這一時期杰出的書法家、書畫理論家。

張懷瓘所撰《書斷》等書學論著,建立了我國獨特的書法研究體系,其本質的透視、全面的構架,對后世書學評論影響很大。他與張旭、顏真卿、懷素等唐代書法家在生活年代上有一定的交集,可能因年代過于接近,《書斷》中未對他們作一一評價。

張懷瓘的生卒年代及身世,因載錄缺乏,故鮮有詳情考出。更為遺憾的是,自負的張懷瓘說他自己的草書可以獨步數百年,但卻無一字跡傳世。從清代陸心源編纂的《唐文拾遺》中可知,張懷瓘的父親叫張紹宗,是一位擅長書法的官人。《書斷》中說到他父親的書法,有褚遂良風調,再變出己意。張懷瓘《六體書論》述及其弟張懷瓌:“臣及弟懷瓌,叨同供奉,臣謹進懷瓌書大小篆及八分,臣書真、行、草合成六體。”遺憾的是,張紹宗和張懷瓌亦無作品傳世。

宋朝(960-1279年)有皇帝就是畫畫、弄書法的,書畫繁榮自不待說,但宋朝泰州本土的書畫名家幾乎缺如。好在北宋學者教育家胡瑗的一幅行楷書“唐宋遺真”填補了空白。北宋文學家、書畫家蘇東坡有詩“偉哉安定叟”盛贊胡瑗,雖說胡瑗不以書法出名,但這幅端莊而不失灑脫的書法橫批,該是現今幸能寓目的泰州人最早的書法作品了——胡瑗的這幅字,為其第三十世裔孫胡翰宗珍藏。

宋朝官任泰州,同時以書法享譽的,著名的有徐鉉、范仲淹、尤袤。徐鉉的書法宗李斯小篆,亦工隸書及行書。范仲淹工行楷,清勁古拙、頓挫沉著。曾出任泰興縣令的尤袤是南宋詩壇“中興四大家”之一,其書法由“二王”出,參以蘇軾、米芾成己意。

趙孟頫

領下泰州尹卻未到任

與泰州有涉的金朝(1115-1234年)書畫家任詢,曾撰書《郭將軍神道碑》,碑石上銘記了金奉國上將軍郭建在金初抗遼伐宋的功績,郭建打仗打到了泰州:“公諱建……天會二年(1124年),王師南伐……八年,下真、揚、通、泰,帥府先功賞……”金天會八年,也就是宋建炎四年(1130年),泰州志書上有記,這年七月岳飛任通泰鎮撫使兼泰州知州,十一月,金兵占據泰州。顯然,這里的金兵即為郭建所率,結果讓岳飛不敵,郭建由此立功獲得帥府的獎賞。

之所以請到任詢來撰書碑文,乃因他是當朝第一書家,有意思的是,任詢與郭建還是兒女親家的關系,郭建的女兒嫁給了任詢的第三子任中道。

元朝(1271-1368年)存在不足百年,和金朝一樣,這一時期泰州本土雖未出現有重大影響的書畫家,但卻有人與之結下淵源。

趙孟頫(1254-1322年),元代書畫家。字子昂,號松雪道人、水精宮道人。浙江吳興人。宋太祖趙匡胤第十一世孫、秦王德芳之后。工書法,世稱“趙體”。擅畫,為“元人冠冕”。其流風遺韻,非但影響了明代文徵明、董其昌,而且直到清代乾隆皇帝及清宮廷眾多書家,成為經歷元明清三個朝代上下數百年,除王羲之、顏真卿之外,第三個在中國書法史上影響深遠的書法大家。

作為元朝的文化領袖、書畫大家趙孟頫,結緣泰州后一直心系泰州,他在領下了“泰州尹兼勸農事”這一“勸課農桑、稽查田畝、檢括賦稅”的官銜后,雖未到泰州上任,但在他浙江湖州的家里,卻先后在《湖州妙嚴寺記》《平江路昆山州淮云院記》《道德經》《佑圣觀重建元武殿碑》等法帖和碑刻的尾記中,鄭重寫下了“泰州尹兼勸農事趙孟頫”。

正因趙孟頫這一“心系”,早年泰州曾流傳趙孟頫在泰做官的說法,這顯然誤導了讀者。幸而如今撥亂反正,一些著述已不再隨大流,而是吸收今人研究成果,明確指出趙孟頫未赴任泰州。趙孟頫對泰州“雖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”的心懷,但卻為泰州書畫歷史平添了光彩。

明朝:

一批名家躋身畫壇

明朝(1368―1644年),中國繪畫創作興盛,沈周、文徵明、徐渭、董其昌等名家輩出,畫論著作也有很大發展。泰州人唐志契是這一時期為數不多、肩挑兩擔的美術家,其山水畫創作和美術理論研究,都為發達的明朝繪畫藝術增添了光彩。

唐志契的山水畫意蘊清遠,四卷本的美術論著《繪事微言》至今影響不衰,特別是其“氣韻生動”之說,深得美術界關注。

高谷、儲巏、王艮、李春芳、宗臣、宮偉镠等,皆當時名流,他們雖非書畫專家,而以詩文或為官聞于世,但都留下了或書法或繪畫的作品,并有躋身中國書畫史。王世貞對書法的貢獻,在于他的書法評論,其“神釆為上”說,為有識之見。張京元的書法如今被其散文小品所掩。

明遺民在泰州形成了遺民文化。“水繪纏綿,仙侶冒董”的故事流傳甚廣;黃云素懷奇節,其人其事至今令人回味;呂潛沖淡潛逸,在泰州生活了11年;費密守志窮理,在泰州既設帳授徒,又靜心于著述。冒襄、黃云、呂潛、費密,他們這一群詩人書畫家,與后在泰州為官的孔尚任過從甚密,都為泰州留下了豐厚的文化遺產。

楊維禎是元末明初的文壇領袖、書法大家,曾游走靖江,亦在海陵留有詩作,其書法放逸清勁,對后世影響較大;明遺民中的詩人、書畫大家龔賢,青年時在泰州生活了五年,后被列為“金陵八家”之首;同為明遺民的畫家戴本孝,曾流寓泰州,其山水畫清曠高逸,泰州博物館收藏了他的精品《名山選勝圖》。近些年,有關楊維禎、龔賢、戴本孝在泰州生活、創作的事跡,皆有專文挖掘披露于世。

還有一位書法篆刻家周亮工,即曾駐任泰州的官人周櫟園,1663年春他返泰游覽,在為岳廟題書對聯時,款字徑題“邑人周櫟園”,這位父母官就這樣把自己曾經任職的他鄉當作了故鄉。

正是因為周亮工,泰州篆刻在中國篆刻史上留下了一頁:泰邑如皋篆刻家黃經,本來鮮為人知,在與周亮工結緣后,得其宣傳,名聲漸起,連黃經蒙冤入獄,也是周亮工替他洗冤。沙孟海《印學史》說黃經:“周亮工的好友,平日為周亮工治印最多。留心籀篆之學,有著作,周亮工、杜濬極稱之,但已失傳。印學傳播到如皋,人才輩出,黃經便是最早的一個。” 在明末清初的篆刻史上,因此有了一個定名的“如皋派”。

清朝:

“揚州八怪”泰州有其二

清朝(1636-1912年)泰州書畫的輝煌,是一個里程碑矗立于回溯歷史、面向未來的道路上。

“揚州八怪”泰州占去了兩名重要份額。鄭板橋枝葉關情,其“詩書畫印”的影響早已超越了書畫界,可謂人盡皆知。李鱓潑辣自如,大寫意的花鳥畫為其最大成就,有“水墨溶成其趣”的獨特風格。李鱓尤喜繪松,風格又各異其趣,題跋之長則超乎尋常。

禹之鼎秀媚古雅,說的是看其肖像畫作的感覺。肖像畫是禹之鼎最擅長的,所以如今所出古代肖像畫集,那一定少不了禹之鼎,他的肖像畫直接影響了任伯年。

朱鶴年畫作意趣閑遠,與他是一位性情灑脫之人有關。畫史曾有朱鶴年的籍貫之爭,有說揚州人,有說泰州人,終以其畫款多落“海陵朱鶴年”而明了。團時根的山水畫,結構簡約不失奇妙,意境疏淡多顯迷離,與同時期的尋常山水畫相較,區別較大。

劉熙載性靜情逸,以《藝概》流芳,今被上升到美學思想的高度——《藝概》中尤以品鑒書法的《書概》為后世推崇,今有多種校點、注解、注譯本問世。其書法之名為其理論所掩,存世作品甚少。吳同甲乃劉熙載的外孫,為人謙恭耿介,其書法多為一筆不茍的楷書,日常信札亦多如此。

清朝泰州書法呈現出諸體皆備的格局。陳潮以篆書名世,因其泰興人,同好詩中以“泰興篆”代稱,不要以為這只是詩的戲說,其實此說極為準確,雖然陳潮的玉筋篆、鐵線篆等技法各異、風格多異,明眼人卻能一眼看出這是陳潮的獨家篆書。

徐步云乃豪情書生,其行書由“二王”出,曾因庇護盧見曾犯罪而遭流放,但他在流放地伊犁寫出了今人作為文獻一再研究的《新疆紀勝詩》。

朱銘盤的詩人、學者身份之外,又是書法家,且為全能型的書法家。隸書、篆書、魏書、楷書高古雄厚,行書、草書暢達率意,如此全能,乃當時泰州本土書法中絕無僅有。錢桂森為雍容謙沖之人,其楷書墨色沉厚、氣魄莊重,實屬不可多得,今多以藏書家拿錢桂森說事。

清朝期間,外來泰州的書畫家甚多,由此形成了泰州人文歷史的一個個亮點。

同為“揚州八怪”之一的高鳳翰,是外來藝術家中為泰州留下文化遺產最為豐厚的一位,詩寫、畫繪、書記、硯刻等等不一而足,僅繪岳墩之畫,即可見不同的四幅。高鳳翰似乎被冷落了,他就像“皓月孤鴻”寂寞地飛行在泰州的夜空。

吳讓之亦為泰州留下了豐厚的文化遺產。由正當盛年至古稀過世,吳讓之寓泰十多年,今見其藝術作品,大多是在泰州所作。飄逸澹蕩如吳讓之者,對泰州的要求,僅為食宿之需,然卻終老于一片破庵。很有影響的吳讓之紙本《重修泰州城隍廟正殿記》,有明確的偽作之說。

圍繞著吳讓之,泰州形成了一個極為濃厚的藝術環境。吳讓之甫至泰州,即入住佳才如海的泰州首富姚正鏞家,汪鋆追隨吳讓之從揚州而至,吳、姚、汪同吃同住同勞動。吳讓之在泰還相繼寓居岑镕、陳寶晉、朱筑軒、徐震甲、劉漢臣等名門,與釋蓮溪、康發祥等時相過從。1856年夏,何紹基經吳云紹介在泰州與吳讓之晤面,吳讓之為其治印。1863年夏,魏錫曾專程來泰面晤吳讓之,為吳讓之和趙之謙牽線搭橋,給中國印壇留下一段至今傳頌的佳話。

書畫大家惲壽平在泰州詩興大發,多處吟詠抒懷,如今有媒體作了詳情披露。書法家莫友芝曾數次到過泰州,沒想到他的人生命途竟然終止于此:1871年9月,莫友芝到泰州一帶查訪《四庫全書》殘本,船到興化郊區時突染風寒,隨后不治而逝。還有隸書大家伊秉綬,1806年夏視察泰州,他為岳廟的岳飛畫像所作題記,今為光孝寺珍藏。

請理性評論、文明發言,勿發布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泰州網| 泰州論壇| 家園首頁| 群組首頁|Archiver|( 蘇ICP備08120664號-1 蘇新網備2006016號

GMT+8, 2019-5-27 04:29 , Processed in 0.078000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版權所有 泰州網絡宣傳中心 Powered by Discuz! Templates eric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頂部 30选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