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选5开奖走势图|30选5试机号

泰州問政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泰州問政 首頁 文化 泰州文化 泰州戲曲 查看內容

清代泰州劇作家及其作品

2012-6-1| 發布者: 泰州網| 查看: 7501

摘要:   歷代封建統治階級歧視戲曲,稱為淫詞艷曲。清乾隆時編纂的《四庫全書》,就不收戲曲作品。現存泰州方志八種,均未提及任何一個劇作家或劇著;甚至像仲振奎這樣的劇作家,在《道光泰州志·文苑》中,雖有其小傳, ...

  歷代封建統治階級歧視戲曲,稱為淫詞艷曲。清乾隆時編纂的《四庫全書》,就不收戲曲作品。現存泰州方志八種,均未提及任何一個劇作家或劇著;甚至像仲振奎這樣的劇作家,在《道光泰州志·文苑》中,雖有其小傳,卻不書其從事戲劇創作的活動。
  方志既無徵,只能搜索筆記、詩文集中所涉及的零星記載和現存的劇著肉機時發現端倪。經查泰州地方文獻,得清代劇作家六人,劇著二十一部。外有劇作家二人、劇著九部,尚待考證。即此所獲資料,亦不能反映清代泰州劇作家及劇著之全貌。六位劇作家中,四人為乾嘉時人,二人為咸同時人。為什么乾嘉時劇作家特別集中呢?這固與所謂乾嘉盛世,泰州經濟繁榮、文化發達有關。而清初泰州官宦門第,喜蓄優伶,家班之多,陣容之大。突出冠時,名流過往,演出頻繁,亦系促進戲曲活動興旺  之原因。當時家班,以俞錦泉家為最,騷人墨客,冒襄、孔尚任、鄧孝威、黃仙裳等,薈萃于此,可謂盛極一時。這就對乾嘉時期的泰州劇著,產生了一定的影響。加之乾嘉時出現了劇作家仲振奎,他一生劇著,可考者就有十五部,起了領銜的作用。其他三人,不是他的兄弟,就是他的文友。相與唱酬,共研詞曲,推動了劇作的發展。道光以后,由于政治經濟江河日下,劇作日衰。但在咸同期間,泰州又出現了兩位劇作家:汪宗沂寫了《后緹縈》南曲一部;黃涇祥寫了《珍珠曲》一部。此后,泰州劇著,幾成絕響!
  現將清代泰州劇作家生平及其劇著簡述于后:
  一、?仲振奎
  據《道光泰州志》載:“仲振奎,字春龍,號云澗。”別號紅豆村樵、花史氏,生于乾隆十四年,卒年不詳。但知他六十三歲時尚遠游廣東齊昌,似享高齡。《道光泰州志》說他:“工詩,法少陵,為文精深浩瀚,出入三蘇,平生著作無體不有,而稿多散佚。”《海陵著述考》載有:《綠云紅雨山房詩鈔》、《綠云紅雨山房文鈔》、《脈約》等書,則屬可考者。
  仲氏出生于官宦家庭,其父名鶴慶,字品崇,號松嵐,乾隆十四年進士,曾任四川大邑縣知縣。工詩善畫蘭(泰州志有傳)。著有《蜀江日記》、《迨遐集古文》、《迨遐詩抄》。其姑母蓮慶,號碧香素女,洪仁遠室,著有《碧香女史遺草》一卷。其弟振履,亦有多種著作(詳見下文)。妹振宜,字倚泉號薌云,崔爾封室,著有《倚泉女史遺草》。二妹振宣,字瑤泉號芝云。著有《瑤泉女史遺草》。妻趙箋霞,字書云,甘泉趙廷煦女。著有《辟法軒詩鈔》。弟振獻妻洪湘蘭,字畹云,儀征洪錫章女,著有《倚云閣遺草》。侄,貽勤,字受之,小字蓉賓,振履之子。神清性敏,髫齡即脫口成詩,隨父于粵東染疾,垂危之際猶不絕吟哦,卒年僅十七。著有《蓉賓遺草》。仲氏一家,三代九人,均有著作傳世。其中女性作家,竟有五人之多,就當時社會言,實屬罕見。而學問成就最高者,當推仲振奎。
  振奎才華出眾,命運卻多坎坷。科場失意,僅以監生終其生。老父獲罪,心境悲愴。家境蕭條,生活維艱。他在悼亡詩中說:“嫁衣盡典供甘旨”“無復鵝膏同淚日”。詩下自注:“乙巳予貧甚,鄰饋鵝膏以燃燈,隨燃隨滅,兩人淚涔涔下矣。“可見其清貧凄苦。更有甚有甚者,中年亡女,老歲喪妻,膝下無兒,晚景凄涼。他在為其趙箋霞《辟法軒詩鈔》所作的序中,詳記了喪妻亡女之不幸:“……而又無子,惟一女貽鑾,頗聰慧,能吟七字詩,婉孌膝下惟稱意。既而? 婿宮桐山。不三年而桐山夭。書云痛婿憐女,淚無乾時。而貽鑾又歿,書云思之,而又無孤子,盡瘁心力,精氣遂大耗矣。丙寅春一病,及伙而逝。呼呼!命之不藏,失我珍偶。顧念此身,頹然已老,料今世也無以慰書云之癡心,且恐先秋而零,勝似草木,乃取其藏稿編輯之,并貽鑾所吟詩,付之梓人。回憶就婚山右時,侍女捧硯索催妝詩,幾如夢寐。而予之淚,又將何時霽矣!嘉慶丁卯九月云澗仲振奎撰。”仲氏的身世嶼曹雪芹有相似之處。他改編的《紅樓夢傳奇》,當是有感而發。徐鳴珂在《研北花南吟草·仲云澗以感懷詩見示即次韻》中有句云:“文章半世無知已,只分紅樓索解人。”鄒熊《聲玉山齋詩集·吊仲云澗》云:“造物何心誕此公,賦才八斗數偏窮。百家詩侶題襟遍,一代文人被褐中,淮海跡留爪雪,京化魂斷馬頭風,悲歌譜出紅樓夢(有紅樓夢傳奇行世,葬花一曲自寫牢騷)聲淚交流一曲中。”處境類似,靈犀相通,發而為文,情感自同。
  仲氏不僅讀書破萬卷,且行萬里路,只惜志大而命蹇耳。他在一首詩中寫道:“愿交天下有心士,不購人間易習書。”他一生潦倒,落魄窮愁,于是放蕩于形骸之外,游歷于名山大澤之中。正如他在另一首詩中所說:“思量放浪江湖去,七尺漁竿一釣磯。”他的足跡遍及江、浙、川、冀、豫、粵皖及兩湖等地,歷盡滄桑,飽受風霜,為他的文學創作提供了豐富的生活源泉。
  仲氏能文善詩,但其主要作品卻是戲曲。劇著除《紅樓夢傳奇》外,還有十四種未見出版。清代著名學者、武進湯貽汾在《綠云紅雨山房詩鈔》序言中說:“……云澗所著樂府,概以紅豆村樵署名,至今未梓者尚古四種,吳越紙貴,時無不知有紅豆村樵者。”可見其影響之大。這十四種劇作是:《火齊環傳奇》、《紅襦溫酒傳奇》、《看花緣傳奇》、《雪香樓傳奇》、《卍字闌傳奇》、《霏香夢傳奇》、《香囊恨傳奇》、《畫三青傳奇》、《風月斷腸吟傳奇》、《憐春閣傳奇》、《后桃花扇傳奇》、《懊情儂傳奇》、《牟尼恨傳奇》、《水底鴛鴦傳奇》。這十四種傳奇,因未刊行,均已散佚,只能在《綠云紅雨山房文鈔》中見其序言,至為可惜。
  仲氏的《紅樓夢傳奇》,作于嘉慶二年底,成于嘉慶三年初。可見他文思敏捷,有倚馬之才,故能一氣呵成。他在《紅樓夢傳奇》的序言中說:“丁已秋病,百余日始能扶杖起,珠編玉籍,概封塵網,而又孤悶無聊,遂以歌曲自娛,凡四十日而成此。”在這以前,乾隆五十七年秋,即《紅樓夢》程甲本出版的第二年(發行的當年),他已寫成《葬花》一折。在這部傳奇序言的開頭,他說:“壬子秋末,臥疾都門,得《紅樓夢》于枕上讀之,哀寶玉之癡心,傷黛玉、晴雯之薄命,惡寶釵、襲人之陰險,而喜其書之纏綿悱惻,有手揮目送之妙也。同社劉君請為歌詞,乃成《葬花》一折。”此折早于孔昭虔所寫《葬花》四年(孔氏《葬花》寫于嘉慶元年,見阿英編《紅樓夢戲曲集》首頁)。由此可知,仲氏乃改編《紅樓夢》小說為戲曲之第一人。
  仲氏這部戲曲著作,頗具藝術感染力。他在序言中就曾說:“成之日,挑燈漉酒,呼短童吹玉笛調之,幽怨嗚咽,座客有潸然沾襟者,”因此,該劇本很快就為優伶所采,粉墨登場。時在嘉慶七年。許兆桂《絳蘅秋》序言可以證之:“……吾友仲云澗于衙齋暇日曾譜之,傳其奇。壬戌春,則淮陰使者,巳命小部,按拍于紅氍上矣。”再從出版情況來看,自嘉慶四年至光緒三年的三十八年中,此劇至少出版過三次。已知者有嘉慶四綠云紅雨山房刻本(泰州圖書館有藏),同治十四年友于堂刻本(見西諦書目),光緒三年上海印書屋排印本(見《海陵者述考》)。足證此書,不同凡響。種氏不僅是改編《紅樓夢》為戲曲第一人,也是將一部長篇小說改編為全本戲曲的先驅者。拓荒當屬艱難,然仲氏深得其中三昧,可謂難能可貴。他在《紅樓夢傳奇》凡例中寫道:“紅樓夢篇帙浩繁,事多人眾,登場演戲,既不能悉載其事,亦不能遍及其人,……此書不過寶玉、黛玉、晴雯之情而已。……有移彼事于此事,有移彼人之事于此人者。……”這種見解是符合戲曲創作規律的。他在創作實踐中,也正是這樣做的。他緊緊抓住寶黛愛情為主線,并把“葬花”和“共讀西廂”并為一折,使情節更為集中,符合李漁主張的:“立主腦,斬頭緒”之議。在思想性方面,他把賈母作為鞭撻的主要對象;在他的筆下,史太君是造成寶黛愛情悲劇的罪魁禍首,卓有見地。為突出賈母的兇惡形象,劇本中用凈角扮賈母,但不敷粉墨,亦可見其創作之大膽。仲氏還精通音律,按譜填詞,熟諳曲牌,情真意切,形象動人,雅俗共賞。如在《鵑啼》一折中,李紈哭黛玉時唱:“才非福,艷難留,玉人偏厄運,嘆泡漚,萬種悲涼態,離魂時候,竹梢殘月掛簾鉤,燈光暗如豆,燈光暗如豆。”悲歌一曲,情景交融,如泣如訴,慘淡凄涼,讀之,令人蕩氣回腸。
  然而,仲振奎與曹雪芹,身世雖有相似之處,畢竟不是一人,思想差距很大。仲氏一生潦倒,卻醉心于功名。他在《悼亡》詩中有句云:“一事語君難慰取,此生不上孝廉船。”足見其以一生未中個舉為憾事。這和借寶玉之口、諷熱心功名富貴為祿蠢的曹雪芹相比,不可同日而語。正是這個原因,所以他改編的《紅樓夢傳奇》,竟引用了《后紅樓夢》的故事,使寶黛團圓。他在嘉慶四年刻本凡例中說:“……前紅樓夢讀竟,令人悒怏于心,十日不快,僅以前書度曲,則歌筵將闌,四座無色,非酒以合歡之義,故合后書為之,庶可拍案叫快,引觴必滿也。”這種庸俗之見,連高鄂都不如了。除此,在前三十二折中,寫一憎一道是騙子,史湘云成仙等,也均可視為敗筆。當然,我們不必過多的苛求古人,仲氏畢竟是把《紅樓夢》改編成戲曲的第一人,功績仍然是不可磨滅的。
  二、?仲振履
  仲振履,字臨候,號云江,清嘉慶十三年進士,官廣東知縣,歷任皆有善政。恩平修金塘橋。興寧禁水車疏河道,東莞筑虎門碉臺,嚴海防。南海筑桑園基,衛農田,工費不貲,多者以數萬計。振履深思厚力,必要于成,以興數十百年之利。人前令某歿于官,遺二女均未及笄,留滯不能歸鄉,振履養之如已女,經紀其父喪,歸二女于官族,同官為之感涕。擢南澳同各,以疾告歸,卒于家。著有《作吏九規》、《秀才秘龠》、《虎門攬勝》、《咬得菜根堂詩文稿》(《道光泰州志·仕績》)。    另據《海陵著述考》載:仲氏別號群玉山木石老人,有《家塾邇言》五卷,《棄馀稿》六卷,《羊城候補曲》一卷,《雙鴛祠傳奇》、《冰綃帕傳奇》等著作。
  《雙鴛祠傳奇》有嘉慶庚辰咬行菜根堂刻本,然國內已無此存書,據鄭振鐸《中國文學論集》所載,巴黎圖書館藏有刻本。所幸者,國內有抄本傳世,泰州圖書館即有之。清人劉華東曾為此書寫了《書雙鴛祠傳奇后》一文,并有繆蓮仙識語附后,載《文章游戲四編》。書首有汪云任序。序中簡述了是劇梗概,摘錄如下:“李君亦珊,福建閩候人,任廣東別駕,不得于其親,一弟亦桀驁不馴。自甘涼解餉歸,抑郁成疾,疾日篤且死,一棺以外,四壁蕭然。其妻蔡氏謂老婦曰:吾夫甫死,無過問者,既久殯此,其何以歸,我將死之,聞者或憐我之節,送我夫婦,我翁姑亦藉以同歸,我無憾矣。乃冠帔拜堂上,自縊死。移棺于庵,人莫不哀蔡之節,亦卒無議歸其葬者。同官某之妻,聞老婦言而憫之,乃囑其夫醵金以助,已仍出二百金,且立廟祀之,粵中傳此事久矣,柘安先生卸事閑居,素工音律,爰屬為傳奇,被之管弦。
  《冰綃帕傳奇》二卷,二十四出。始未刊行。高爾庚《井眉居詩鈔》有句云:“為想柘翁堪接武,冰綃遺墨謹收藏”。詩后注曰:“仲柘安振履大令撰有《冰綃帕傳奇》,未梓,現藏庚家。”據《海陵著述考》載:“直至民國二十三年,方刊入《珊瑚月刊》。此劇演繹:“任鳳舉與妓女秦瑤娘事。似以真人真事而敷衍之。”據王蔭槐《蚍廬詩鈔·重題張瑤娘遺像序》云:“嘉慶辛末,孟棠赴試春明,攜其姬人張瑤娘同車,卒于宣武旅舍,載棺南歸,丁卯通籍出宰番禺,同官仲柘安明府為《冰綃帕傳奇》,付鞠部演之。”按:“孟棠姓汪名云,盯眙人。張瑤娘卒于嘉慶十六年,柘庵譜為二十二年。”劇中任鳳舉實為汪云,秦瑤娘實即張瑤娘。改名換姓,為創作虛構之需要。這說明仲氏是嫻于戲劇創作規律的。
  仲振履與兄振奎處境頗異,振履兩榜出身,歷任廣東恩平、興寧、東莞等地知縣,并升任南澳同知。一生為官,卻能編寫封建士大夫所鄙視的戲曲作品,并付諸演出,卻屬難能可貴,這很可能受乃兄影響所致。然正由于他身為官宦,劇作內容一般化,不及乃兄多矣。
  三、?紀桂芳
  紀桂芳,字中偉,號次荷老人,清乾嘉時人,精于醫理,多所發明,據《海陵著述考》載:他著有《河間宣明論方發明》七卷、《東垣用藥大旨》、《馀慶堂醫案》三部。另著《星河夢傳奇》一書,未見著錄。讀團蕉墩《小畫山房詩題鈔·次荷星河夢傳奇后》律詩二首,始知有此著。現將該詩錄后:


一夢游仙兩臥春,蓬萊回首已生塵。
君桃爛熳思前度,青鳥丁寧說后身。
天上去來偏有約,人間離合竟無因。
舞裙歌板休輕奏,腸斷當筵掩袖人。

青袍落拓舊周郎,拍遍梁州老更狂。
自愛么弦翻白傅,漫將粉本托曹唐。
玉蕭衾枕三生恨,瓊海樓臺一道長。
為問云車還駕否,星河夜夜隔紅墻。


  紀桂芳本一醫家,在醫藥方面著述頗豐,然能在濟世之余,撰寫劇著,倒也難得。紀桂芳與仲振奎、團蕉墩、徐鳴珂等為同時代人,以文會友,互相影響,醫余寫戲,出就不足為奇了。
  《星夢河傳奇》世無傳本,從團蕉墩兩首詩看,“腸斷當筵袖人”,“星河夜夜隔紅墻”。其內容當是男女愛情悲劇。“天上去來偏有約,人間離合竟無因”。其手法頗具浪漫色彩。
  四、?李宸
  李宸,字楓崖,諸生,任山東河屯官。工詩,與名流結蕓社課。著有《粵游草》四卷、《香囊記》一部。
  《香囊記》已佚,葉兆蘭在《蕓香詩鈔》中有《香囊記》題詞,方知有此書,現將葉詩錄下:


三寸香囊萬恨纏,癡情爭與石同堅。
同誰錯注鴛鴦簿,生死都慳一笑緣。

月魄花魂幻影空,子規夜夜哭春風。
情根許種三生石,愿把黃金錯阿紅。

新詞重譜玉玲瓏,豪竹哀絲帶淚聽。
夜半愁魂呼欲起,一燈如豆逼人青。


  題詞中有:“新詞重譜玉玲瓏……”句,當為傳奇無疑,又稱:“癡情爭與石同堅”、“豪竹哀絲帶淚聽”。可見其內容是寫男女愛情忠貞而又不能如愿以償的悲劇。
  五、?汪宗沂
  汪宗沂,字仲伊,歙縣人。太平天國時流寓泰州,著《后緹縈》南曲一卷(泰州市圖書館有藏),光緒十一年泰州夏氏刊本。劇演蔡蕙上書救父事。蔡蕙事跡,《道光泰州志》有載,摘錄如下:“蔡氏名蕙,貢生蔡孕奇女,住栟茶場……。父以仇陷下獄,當大辟。康熙二十八年,仁廟面巡,幸維揚。蔡聞,屬舅氏買舟偕行。至郡,駕已渡江。時琦在郡獄,蕙遣報其父,大驚,亟止之。蕙誓死不肯巳。有仆阮南石麟,見之泣下,愿冒死隨行。往返入獄者三次,奇方為蕙草疏。至無錫,是日微雨,駕已從九龍山回。蕙道旁捧疏伏而號。御舟已過,傳旨問何事。蕙急躍入一小舟,舟子恐甚,遙見黃衣侍衛立船頭招手,乃敢前。上在御舟開窗俯視,命受甚疏。坐覽一二行。上起,更衣復坐,取疏覽畢。問此本孰汝作?蕙奏系臣父。又問,跪汝旁者何人?奏系臣家生子。上乃顧親五大臣語。蕙舟尾以行。頃之,傳旨令蕙回,下所司平反,父出獄……”蔡蕙救父事影響頗大,除汪氏劇作外,民國間,程瞻廬曾著有《孝女蔡蕙彈詞》,亦傳其事。
  汪氏編寫該劇的主觀意圖是歌頌康熙,旌表孝女。他在《開端》中說:“盡忠盡孝總關情。聞說當年蔡蕙,曾上封章救父,吁帝得全生。昭代少冤獄,刑法自寬平。”但在客觀上卻塑造了一個大無畏的女性形象。在封建社會中,一個閨中弱女,競能攔船告御狀,不避斧鉞,為父鳴冤,可謂巾幗英雄。因此,透過孝字看這部作品,似有著更深刻的社會意義和積極的思想內涵。
  作者還精通音律,填譜遣詞,深得南曲之妙,從其劇著中可見特色。
  六、?黃涇祥
  黃涇祥,字琴川,江西樂安人。曾在某地知府職。太平天國時客居泰州。與趙瑜、吳廷飏、姚正鏞等交流,時相唱和。著有《還桂山房詩鈔》、《珍珠曲》等。
《珍珠曲》未見著錄,已無存書。于康發祥《伯山詩鈔·真珠曲黃王琴川屬賦》、張聯桂《延秋吟館詩鈔·題黃琴川太守涇祥珍珠曲后》二詩中知有此著。現將康、張二人詩錄后:


真珠曲黃琴
蚌胎孕后驪龍抱,村店賣漿托翁媼。
月輪剛滿瓜期到,電光吹落紅心草。
露氣沾濡酒氣溫,席間掌上光縱橫。
問名并得當涂姓,豈逐尋常彈雀人。
真珠真珠爾何似,滿懷淚滴玫瑰死。
前身雖是斷腸花,他日化作相思子。


題黃琴川太守涇祥珍珠曲后
青陵臺畔悵遺芳,一曲箜篌淚數行。
怨海泣珠憶鮫女,情天補石讓媧皇。
啼殘鵑血春難再,抽盡蕉心句亦香。
多少閑愁對明月,平湖三十六鴛鴦。

  從詩的內容看,該劇亦系寫男女愛情之悲劇。
  七、?待考劇作家及劇目
  (一)????? 趙箋霞在《辟塵軒詩鈔》中有《紅梨夢傳奇題辭》錄下:

是真是幻總難真,幻出無端夢里身。
一樹紅梨花落寞,凄風殘月獨傷神。

斷情漫道竟無情,悄曳虛廊玉佩聲。
一行欄干春寂寂,愁魂扶病認飛瓊。

茫茫無路莫相思,便是相思夢豈知。
燈暗書窗人不見,三后緣短泣殘絲。

休傷梅葉展香囊,空向梅花喚斷腸。
一曲歌殘紅淚盡,春風春雨憶蘭娘。

  從題辭中可知該劇主人翁為蘭娘,情節亦屬愛情悲劇。唯不知何人所作。按趙箋霞乃仲振奎妻室,系一封建社會家庭婦女,為人劇作題辭,似不可能。然仲氏一家,能文善曲者多。《紅梨夢傳奇》殆為族人所作。
  (二)????? 沈道寬《話山草堂詩鈔》有《湯雨生劍人緣傳奇》詩,錄之于下:


? 一劍真堪敵萬夫,將軍俠骨世應無。
? 七年嶺嶠閑無事,銹澀腰間金鹿盧。

? 一卷新成幼婦詞,英雄兒女會相知。
? 誰能直至豐城庫,算到延津化去時。

  湯雨生不各何地人,《劍人緣傳奇》亦無存書。
  沈道寬字栗仲,大興人。嘉慶進士,官茶陵知州。咸豐三年徙居泰州,年八十二卒、亦葬于泰州。
  (三)????? 據《海陵著述考》載,清初陸舜,字元升,號吳州,康熙甲辰進士。所作《吳州文集》(一作《雙虹堂斗集》),總目有傳奇七種,因當日未刻峻,傳奇未及時刊入。又據《古典戲曲存目匯考》載:“陸吳州,名號、里居、生平皆未詳,《劇說》云:泰州張良御作《陸吳州墓碑》云:公以馀力,作為詞曲,《一帆》、《雙鳶》,流傳名部,皆取辦于杯茗立談之間。按此,疑為一折之短劇。佚。”
按:若《海陵著述考》記載無誤,陸舜當為清代泰州最早之劇作家。但劇名無考,尚難確定。《古典戲曲存目匯考》所云之陸吳州,當為陸舜無疑。唯所述《一帆》、《雙鳶》,僅“疑為一折之短劇”,亦難確定,書此待考。

  以現存的地方文獻資料中零星的、不完全的記載而論,清代泰州劇作家及其劇作,可謂人才輩出、作品紛呈了。從作品的內容看,大多數是男女愛情悲劇,并非游戲文章,乃是對封建社會不合理的婚姻制度的血淚控訴,也是對整個封建社會的鞭撻,其思想性當不能忽視。

請理性評論、文明發言,勿發布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泰州網| 泰州論壇| 家園首頁| 群組首頁|Archiver|( 蘇ICP備08120664號-1 蘇新網備2006016號

GMT+8, 2019-7-16 23:38 , Processed in 0.109200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版權所有 泰州網絡宣傳中心 Powered by Discuz! Templates eric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頂部 30选5开奖走势图